繁体  |  NewsGD.com  |  RSS订阅   |  无障碍浏览
您现在的位置:外事网>> 外事知识>> 翻译园地>> 翻译心得
有感于"诗译英法唯一人" 许渊冲
2004年02月17日 来源:
 

有感于“诗译英法唯一人” 许渊冲

罗淑萍     

 

  春节期间,央视十台科教频道《大家风范》播出了对著名翻译家许渊冲的专访。

 

     83岁高龄的翻译家许渊冲通晓英、法语言,已在国内外出版中、英、法文文学作品五十余部。他把中国古典文学十大名著译成英文或法文(包括《诗经》、《楚辞》、《汉魏六朝诗选》、《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李白诗选》、《苏东坡诗词选》、《元明清诗选》、《西厢记》等);又把英、法文世界文学十种名著译成中文(包括德莱顿诗剧《一切为爱情》()、《雨果戏剧选》()、司汤达《红与黑》、巴尔扎克《人生的开始》、福楼拜《包法利夫人》、莫泊桑《水上》、罗曼·罗兰《约翰·克里斯托夫》等)。他的翻译成就令人瞩目,曾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许老的名片上写着“诗译英法唯一人”。有人为此提出质疑,认为他这是名利思想,但许老很自信地说他是名副其实的。广西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广西外语培训中心主任周仪教授和他的研究生罗平在《翻译与批评》一书中指出:“在中国当代的翻译家中,把中国古典诗词译成外文(英语、法语),又把众多的英法文学名著译成汉语,译作之丰,质量之高,成就之巨,当推许渊冲第一人。”

 

     中国人与西方人最大的区别在于:中国人太谦虚了,而西方人则很自信。许老觉得自豪使人进步,而自卑则使人落后。

 

     中国翻译界的泰斗钱钟书先生主张翻译要真,即忠实于原文。许老对钱钟书先生的评价是:出口成章、才华过人,他很欣赏钱翻译的“吃一堑长一智”:A fall into the pit, a gain in your wit。他也十分推崇钱先生翻译的“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Three cobblers combined, makes a genius mind. 但是,他对钱钟书翻译毛泽东诗词不押韵有不同意见,他理解那是因为在“文革”期间的时代背景,对毛的话,“一个字不能改,一点不能动”。所以,许渊冲又把毛泽东诗词韵译了一次,出版时,由毛的儿子和媳妇写了前言。

 

     他举了一个精彩的例子。在翻译毛泽东的《念奴娇·昆仑》的“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时,钱先生的译文重“真”:A piece to Europe, /A piece on America, /And a piece in the Orient. 许老的译文重“美”:I would give to Europe your crest, /And to America your breast, /And leave in the Orient the rest. Crest, breast,和“rest”的确比三个piece形象得多,不但押韵,而且体现了昆仑的高大,实为译品一绝。

 

     许老认为搞翻译不能“一个萝卜一个坑”地照字翻译,应该把翻译提高到创作的地位上。诗要求美。有些译文说美而不美,如“朝辞白帝彩云间”的“彩云”,有的人直接翻译成“coloured cloud”;有些译文说美而美,如把“彩云”翻译成“rainbow cloud”;有些译文不说美而美,如把“彩云”译为“crowned with cloud”(戴上王冠的云彩,王冠金碧辉煌,帝王之冠又寓“白帝”)。许老认为后者是翻译的最高境界。

 

     翻译名家傅雷翻译了120万字的罗曼·罗兰原著《约翰·克里斯托夫》。他的翻译风格是重神似不重形似。许老则是扬长避短,发挥译文语言优势。他后来用五年的时间重新翻译了《约翰·克里斯托夫》。他的感受是在前人翻译的基础上再进了一步。如文中有一句,傅雷翻译成“江声浩荡”,而许老则翻译成“江流滚滚”,因为“滚滚”的发音与法语原文的发音相近。敢于比较,敢于说真话,是许老做人的风格。

 

     许老八岁在江西南昌读小学时就开始接触英文,1938年至1942年,他在西南联大外语系读书,后来又赴法国留学。他回忆说,西南联大当时是大师云集,学风民主。当时教过他的老师就有朱自清和闻一多等人。许老特别欣赏朱自清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画合一的风格。

 

     在古典诗词的翻译上,许老与他的同学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有不同的风格。如春蚕到死丝方尽,照原文翻译是:Spring silkworm spins silk till its death.但许老认为这样翻译,无法让外国人明白该词作者是以蚕“丝”暗寓相“思”。许老认为译成Spring silkworm till its death spins silk from lovesick heart更为贴切。这样不光是理解字面意义,更把握了深层意思。而且,汉语的“丝”与“思”,译成英文的silksick。这种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词起首辅音(或辅音连缀)和词尾辅音相等的音韵方式,叫“旁韵”,体现了“音美”的效果。他认为科学的翻译风格是1+1=2,而文学的翻译风格是1+12,或者1+1=3

 

     事实上,他的绝大多数作品是在60岁以后才出版的,因为党的三中全会以后,知识分子才获得了重生。许老提出文学翻译上的三美论-——意美、音美、形美。他自豪地说,以文学翻译而论,我认为我们已经是世界一流了。

 

     许老五十年代回国,先后在几所地方和军委总参的外语学院任教,19838月以年过六旬的高龄调进北京大学任教直到退休。现在虽已年过古稀,但他耳聪目明,思路依然敏捷,还能使用电脑来翻译文字、笔耕不止。他用英文撰写的回忆录《追忆逝水年华》引起了广泛注意。在文学翻译上,他有时侯固执得像一个小孩。他说他每天接触的都是年轻的诗歌,所以全然“不知自己老之已至”,始终保持着一种如唐诗反映的那种“少年精神”。

 

     200212月,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理事、肇庆和云浮翻译协会创始会长吴伟雄先生有幸邀请许老到肇庆学院,他欣然光临并为西江译坛作了专题学术讲座。整个会堂座无虚席,在领略名家风采的同时,我们感受到在翻译理论上受益非浅。

 

     许老那次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的博学,他的自信,还有他倡导的“译学要敢为天下先”,这种孜孜求索的治学精神和勇气,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学习和研究。

 

    “我过去喜欢一个人走自己的路,现在也喜欢一个人走自己的路,将来还是喜欢一个人走自己的路。”这是许老最后对大家所说的话。

 

     看来岁月给这位古稀老人留下的不是沧桑,而是日积月累的收获。正如周仪、罗平在《翻译与批评》一书中所言:“ 许渊冲先生以其不懈的努力和勇于探索的精神,在总结前人译诗的基础上,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为当今中国古诗的翻译开辟了一条新路,其丰富优秀的诗歌译作已为世人瞩目,得到广泛的好评;其古诗翻译理论已成为我国这方面的代表作。”


作者:

分享到:     
 
上一篇:建设文化大省 山区刮起英语旋风
下一篇:外事翻译史
 
地方高层交往 更多>>
阿罗约率菲律宾菲中了解协会代…
邓海光会见荷兰乌特勒支省副省…
李春生出席土耳其国庆招待会
陈云贤应邀出席斐济独立47周年…
许瑞生副省长出席西班牙国庆招…
罗娟应邀出席德国国庆招待会
视  频 更多>>
广东:举办庆祝国庆68周年招待会
马兴瑞会见柬埔寨副首相梅森安
广东:举办庆祝国庆68周年招待会
马兴瑞会见柬埔寨副首相梅森安
马兴瑞会见西门子公司客人
施克辉与柬埔寨副首相梅森安会谈
胡春华马兴瑞会见2017广东经济发…
版权所有:广东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地址:中国广州市沙面大街45号
电话:(8620) 81218888  传真:(8620)81218569  E-mail:webmaster@gdfao.gov.cn  邮政编码:510130
由广东南方新闻网负责制作维护 粤ICP备05054873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1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