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  NewsGD.com  |  RSS订阅   |  无障碍浏览
您现在的位置:外事网>> 外事知识>> 翻译园地>> 翻译心得
外交翻译的特点以及对外翻译的要求
2003年07月01日 来源:
 

外交翻译的特点以及对外翻译的要求

    外交翻译与其他翻译的最大区别,是翻译内容的政治性很强、政策敏感度高。我国领导人的对外表态、外交或外交文件中的用语等是国家方针政策的体现,往往涉及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关系到国家的政治、安全、经济、军事利益的得失,关系到地区乃至世界形势是稳定还是动乱,是紧张还是缓和的大问题。我国领导人在对外表态时大都经过深思、熟虑、反复推敲,因而,译员能否准确地翻译出来,在外交事务中关系重大。
    首先,在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侵略扩张、施压制裁、干涉内政等问题上,在涉及我国主权、领土完整和国家独立等原则问题上,没有丝毫松动和灵活的余地。最近,李登辉宣畅所谓的“两国论”,国际上也有人糊里糊涂,闹不清台湾问题,时不时有人鼓吹“一中一台”、“两个中国”的论调。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非常敏感。在我们的晋级工作中经常会碰到大陆、台湾等提法。当人们说到大陆、台湾时.我们不应译为:mainland China,Taiwanese China,Taiwan(China),而应泽为:the mainland of China;China's mainland; Taiwan, China; Taipei, China; Chinese Taiwan。翻译这类词语,关义是要表明,大陆和台湾都是中国的一部分。当然,在不会造成误解的情况下,也可用 the mainland这一简称来表示中国大陆。另外,中国是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国,每年都参加APEC非正式领导人会议。我们都知道,一般国际组织大多是由主权国家组成的.但APEC组织的成员中有地区经济,如香港、台湾等。不少人谈到APEC组织时.会不假思索地谈到APEC国家。这样的提法是错误的。在这种时候,翻译就应该特别敏感,就应该译为APEC members,而不应该译为 APECcountries。
    还如1999年5天 8 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了我驻南联盟大使馆。七月份,美国总统沃特使来华说明事情的经过。在谈判赔偿问题时,美方特使说:The U. S wishes to offer ex gratia payments to those individuals who were injured and to the families of those killed,这里的 ex gratia指“出于盛意/出于恩惠”。当时美方的翻译译为“人道主义赔偿”。实际的字面意思是“友情支付”或“善意支付”。在这种情况下,准确地翻译有助于主持谈判的领导及时作出适当的反应。
    1999年10月12日,我们的友好邻邦巴基斯坦发生了军事政变。在其后的外交部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及我国对此事件的态度时,外交部发言人表态说,中国对巴局势十分关注,正在进一步了解事态发展。译员将它译为: China  is  very  much  concerned about the developments In Pakistan and Is watching closely for  further information.巴方对我表态有意见。认为巴基斯坦向来把中国看成是自己的“全天候朋友”,对中方表态时用‘very much  concerned”一词感到难以理解。为此,我方表示,我们中文表态的实际意思是,巴基斯坦是我国近邻,对好邻居家发生的事情,我们自然非常关心。因此,我们正在密切观寨,进一步了解。如果当时译为:China is watching closely the developments in Pakistan and is waiting for further information,就很可能不会发生任何误解。
    我想这几个例子足以说明外交翻译的敏感性和严肃性。
    其次,国际形势、地区形势以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又都是错综复杂的。各国、各方都有自己的利益、考虑和意图。相互之间有着程度不同、纵横交错的分歧和矛盾。有些是显而易见的,有些则是隐而未露的。每个国际事件、国际问题都有其特殊的具体情况、背景、时间。我国本着实事求是的敬神,在处理国际问题、制定具体的外交政策时,既坚持原则性,又讲究灵活性和策略性。因此,外交语言有时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有时婉转含蓄,具有一定的伸缩性,以便处于主动地位;有时又严格准确,分毫不差。这就需要我们做翻译时严格把握语言的分寸。这方面的例子很多,下面仅举几例:
    1992年10月,当时香港总督彭定康提出了违反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基本法以及中、英关于香港问题达成的谅解“政改方案”(the  so—  called  constitutional package),理所当然地遭到中方的强烈反对。彭定康后来到中国访问解释他的方案时,我国领导人表示“如果英方坚持这么做,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后半句话怎么理解?翻译一开始译为:It‘s not a big deal.(这不是什么大事)。后来改为:It’s nothing important.(这无关紧要)。后又改为;It doesn’t matter.(没关系)。这三种译法都未能准确表述原话的意思。彭定康的方案违反了联合声明,违反了基本法,怎么能说“不是大事”,“无关紧要”或“没关系”呢?它的实质含义是,我们不怕,最多重起炉灶。因此最后译为:It’s nothing terrible看起来比较贴切。
    台湾问题是我们对外斗争中经常遇到的,特别是我们对美关系发展的一个重大障碍。我们曾经在向美方进行交涉时警告美方:如果台湾当局搞台独,外国势力又插手支持,引起台湾局势动荡,我们不会坐视不管的。是初这句话被译成:If the taiwan authorities attempt to make taiwan independent and foreign forces intervene and support them which has caused turmoil in taiwan,we will not sit by without doing anything.在这里如何理解“搞台独”的含意至关重要。“不会坐视不管”意味着要动手,这在外交上是一非常强烈的信息。但如果把仅有要使台湾独立的想法、而尚未发展到行动的企图译为“搞台独”,那么台湾当局一直有这种企图。李登辉、连战等搞的“银弹外交”、“度假外交”等活动都是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企图。所以这里的“搞”应该理解为有使台湾独立的行动。但中文的“搞”又比较笼统。后来改为: go  in for Taiwan  independence.
    1998年3月 19 日,朱总理在他担任总理后举行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感到惶恐得很。”怎么把握这句话的分寸?从字面上说,可以译为:lam horrified.但这不是总理要表达的意思。那么是否可以译为:I am deeply worried iest i will let my people down呢?
    在我们的周边国家日本,总有一些右翼势力蠢蠢欲动,到我国钓鱼岛上建灯塔、悼念战犯等。因此,我们领导人曾说日本战后处理很不彻底。怎么理解“处理”?它不是指一般对人或对事的处理。而且这里“处理”的使动者主要不是别人,而是日本自己。显然不能把这句话直译为:Japan was not dealtwith thoroughly after the end of the Second World War.这句话主要指,战后日本的国家机器没有被打碎,而是在很大程度上被保留了下来。许多军国主义分子在美国的扶持下又登上了政治舞台,没有对战争罪行和战争思潮进行清理。如果把这句话理解为主要是批评日本没有彻底反省,可以译为: JaPan has never made a thorough soulsearching after the Second World War.但如果还要包含国际上也没有对日本的战争责任进行追究,似可译为There has never been thorough settlement of Japan's war-related responsi bilites after World War ll。
    1999年5天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我驻南使馆后,我国领导人多次对美国及其盟国严正警告说:“中国人民决不答应。”这句话肯定不能译为:The Chinese people will never agree.“答应”在这里指不能允许、不能听任这么干。不是指“不同意”某人的观点。因此可以译为:The Chinese PeoPle will never let it go at that.或 The Chinese people will never let them go away like that.
      香港回归祖国已有两年多了,尽管遭受了亚洲金融危机,但总的来说各方面运行得都很好,是成功的。领导人谈到香港时,有一次说:“香港回归以来很热闹”。“热闹”怎么翻译?一开始译为:Hong   Kong has gone through tempestuous times since its rerurn to China.香港经历了暴风骤雨。这太严重了。恐怕这句话的主要意思是,两年来香港发生了很多事。理解透了,也就能把握分寸了。比如,可以译为Hone Kone has been most eventful since its return to China. 也可译为Hong  Kong  has  gone through a lot Of things。
    总之,了解情况,吃透意思,掌握分寸,对外交翻译来说极为重要。外交上是容不得半点马虎的。一词一切都要仔细琢磨。这是外交翻译的第二特点。外交翻译还有时效性强等其他特点,不在此—一列举。
    正因为外交翻译有上述特点,对外交翻译人员的政治素质要求就很高。外交翻译人员应该既是外交官,又是翻译。外交译员的政治素质要求最重要的有以下几点:
    1、站稳立场。这是周总理当年对我们提出的要求,也是任何一个国家对它的外交官和外交翻译的要求。要真正做到这一点,我们从事翻译的同志就必须了解、理解、拥护党和国家的各项方针政策,特别是外交政策。如有一次我领导人批驳西方的人权观时提到“魏京生”,翻译在翻译名字时加上“the fa mous dissident wei jingsheng.”(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这一加就有个立场问题。当然,这位翻译同志并不是故意的。她说每天听外电,没有思考,脱口而出就给加上了。
    2、理解政策.提高政策水平。翻译只有在知道、理解形势的复杂性、问题的症结所在、矛盾分歧的根源与表现、斗争的焦点、问题的敏感处,才能准确把握领导人的讲话意图,准确翻译他们的讲话。例如朱总理1999年4月访美之前接受采访时被问及:“如发生种族清洗,外国能否干预?”当时朱总理的回答是:“你提这种情况是一种笼统的提法,我没法评论。”当时译成:you use very general terms to describe these events.i am not in a position to comment.即:你用非常笼统的词语来描述这些事情,我不能评论。这句 话不是指提问者用词笼统不能回答。而是指提的问题上笼统。是一种假设,不好回答。所以可译为:What you have said is general presumptions.I can't make comments on presumptions.这个例子想说明,作为翻译必须吃透原话的确切含义,才能译得到位。再如朱总理今年四月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讲演时指出中美贸易顺差的性质时说:“美国对华贸易虽存在逆差,但这种逆差不是竞争性的,并不形成对美国内产业和就业的冲击。”要翻译这句话,就必须研究它的实质含义。“不是竞争性”是指,中国出口的是美国人不愿干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不存在与美国企业竞争的问题。相反有助于美国产业结构升级和竞争力的提高,有利于美国集中精力发展高科技产业,所以说这种逆差不是竞争性的。弄清实质含义后,就不应该译为:Although there is a deficit on the US side,the deficit is not a competitive one and has no impact on the US domestic industries and employment.似可译为:Although the US side has got a deficit in its trade with china,the deficit is not caused by a competitive sino-US trade structure and has no impact on the US domestic industries and employment.总之,对外交翻译来说,要译得好,译得到位,出深度,译得准确,最重要的是了解背景,掌握政策,提高政策敏感性。
    3、埋头苦干、认真严谨的工作作风以及跟踪形势、不断研究新问题、新事物的钻研精神。作为外交翻译,要能够把握词的细微差别,要研究讲话的深层含义。如我国曾表示希望我与某国外交部的对话磋商机制规范化。一开始译为:to standardize the dialogue and consuitation mechanism,向有关地区司了解后发现,“规范化”意指我与该国外交部口头上已达成要进行对话与磋商的谅解,尚未用书面形式确定下来。显然这样翻译就不准确了。后改为:We hope to have a mechanism put in place for regular dialogue and consultation.又如“要用法律来规范市场行为”,不能译为:We need laws to standardize the market behaviour.“规范市场行为”不是要统一行为,而是要对市场行为规定一些行准则,或者说游戏规则。所以译为:We need laws to regulate market behavior更好一些。搞外交翻译,绝不能想当然,绝不能望词生意。在今天这么一个知识经济、信息爆炸的时代,国际、国内形势瞬息万变。我们如果不密切跟踪形势的发展,势必做不好外交翻译。北约轰炸南联盟时,正值江主席在欧洲访问。对这么大的事情,江主席立即作出反映,谴责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绕过联合国、肆意践踏联合国宪章,把一个纯属一国内政的问题变为对一个主权国家动武的事件。随团翻译如果对情况一点都不了解,翻译时就会感到没有把握,心里就会没底。因此,对出差的口译译员来说,除了要看事先准备的各种材料和宣传口径以外,还要密切了解最新动向和消息,包括用词。向和消息,包括用词。
    再者,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自己独特含义的用语。这是因为各国的政治制度、发展摸式、意识形态、价值观念、生活方式等不同而造成的。这类词汇的翻译是我们外事翻译的又一难点。要翻译好这类词汇,必须认真研究它们的内涵。例如“参政党”、“三讲教育”、精神文明、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Political life under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不能译为the socialist politics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等。
    4、严守国家机密、严守外事纪律。由于工作的需要,外交翻译需要参加一些重要的会见、会谈、国际会议等双边、多边外事活动,有时还需要参加一些内部讨论,直接听到领导人对一些问题的看法,知道一些政府决策的“内幕”,看到一些内部文件。但翻译决不允许以任何方式传播机密内容,连对自己的家人、亲朋好友都不能“吹风”。由于语言相通,翻译接触外宾的机会比较多,外宾也愿找翻译谈,但翻译没有直接回答问题和处理问题的“任务”。
    5、良好的翻译道德。各行各业都有一定的职业道德和行业规范需要遵循。作为外事翻译,起码应做到:
    1)不篡改原话原意,不随心所欲瞎译。翻译仅仅起桥梁和沟通作用。为此,译员对原话原作不能随个人好恶而有所改变或取舍,不能偷工减料,不能嫌讲话者罗索需随意删改。
    2)不喧宾夺主。翻译任何时候都是翻译,是工作人员,不能自已与外宾卿个没完,把主人晾在一边。
    作者简介:徐亚男( 1949),女。获英国兰卡斯特大学硕士学位。先后在外交部翻译室、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美大司工作。现任外交部翻译室主任。(摘自2001年第5期《外事通讯》)


作者:

分享到:     
 
上一篇:汉英翻译中的CHINGLISH (二)
下一篇:其实翻译可以做得更多
 
地方高层交往 更多>>
许瑞生副省长出席西班牙国庆招…
罗娟应邀出席德国国庆招待会
袁宝成副省长出席第三届中俄中…
我省举办庆祝国庆68周年招待会
袁宝成会见马耳他客人
马兴瑞会见柬埔寨副首相梅森安
视  频 更多>>
广东:举办庆祝国庆68周年招待会
马兴瑞会见柬埔寨副首相梅森安
广东:举办庆祝国庆68周年招待会
马兴瑞会见柬埔寨副首相梅森安
马兴瑞会见西门子公司客人
施克辉与柬埔寨副首相梅森安会谈
胡春华马兴瑞会见2017广东经济发…
版权所有:广东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地址:中国广州市沙面大街45号
电话:(8620) 81218888  传真:(8620)81218569  E-mail:webmaster@gdfao.gov.cn  邮政编码:510130
由广东南方新闻网负责制作维护 粤ICP备05054873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1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