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是一辈子的事,祝新学期一切顺利 ——史铁生给北大附中的信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03日 来源: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编者按:40年,一个家感知社会进步;40年,一个国经历改革巨变。让我们打开历史变化关键点上的一封封家书,在人间真情中体会改革历程,见证时代巨变。欢迎收听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推出的“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节目《家书抵万金·家国40年》。

  高考制度自1977年恢复以来,为中国40年改革开放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人才,也改变了几代中国人的命运。面对高考带来的机遇,青年学子应该如何面对?作家史铁生在给北大附中高一(3)班的同学的一封信中写到,学习是一辈子的事,就算你北大了,清华了,博士后了,学习也不过是才开始。

北大附中 高一(3)班

程翔老师暨全体同学:

  各位好!

  谢谢来信。46封,一一读过,无不让我感动;尤其是封封有感而发,绝少套话。

  我有个小外甥,也上高一,我送给他四个字:诚实,善思。依我的经验,无论古今、未来,也无论做什么工作,这都是最要紧的品质。一个人如何才能有所成就呢?依我看,一要知道自己想干嘛,二要知道自己能干嘛,三还要知道自己必须得干嘛。

  听说某些人考大学,一味投奔那些高分录取的专业,生怕糟蹋了分,结果倒忘了自己喜欢什么和自己的才能在哪儿。如此盲从,我担心他一辈子都是人云亦云,即便虚名屡屡,也难真有作为。

  什么是“必须得干”的事呢?比如说你得吃饭吧?得活命吧?凭什么你总能干着自己喜欢的事,却让别人管你的饭?换句话:凭什么他人俗俗,你独雅雅?幸好,二十几岁时我明白了这个理儿,就到街道工厂去干活了,先谋一碗饭吧。把自己从负数捞回到零,然后再看看能否得寸进尺。炸酱面有了,再干嘛呢?我想起上学时作文一向还好,兼有坷坷坎坎的二十几年给我的感受,便走上了写作这条路。幸好是走下来了,其实走不下来也是很可能的。不过我想,只要能够诚实地审视自己(知己),冷静地分析客观(知彼),谁都会有一条恰当的路走。

  学习也是一辈子的事。我常跟我的小外甥说,就算你北大了,清华了,博士后了,学习也不过是才开始。世界上那么多书,还不够你读?人世间那么多疑难,还不够你想?读书重要,思想更重要。书是人写的,古圣贤之前并没有书,或只有很少的书,何以他们竟能写出前无古人的书呢?还是要靠观察,靠感受,靠思想。 因此就不必为北不北大、清不清华过分忧虑。你跑一阵子,我跑一辈子,还不行吗?我早就认定自己的智商是中等,这份诚实(情商)让我受益匪浅。俗话说了,小时候胖不算胖。人生确实像爬山,每爬一段都会有些人停下来。北大了,清华了,那不过是说起跑还不错,但生活是马拉松,是铁人三项,是西绪福斯式的没完没了。

  再说了,就算你北大了清华了,剑桥了哈佛了,“诺贝尔”了,就一定是成功的人生吗?比如说,你一辈子也没别人一阵子跑得远,这咋办?又比如说,你一阵子比别人一辈子跑得还远,然后又咋办呢?怎样才算成功?什么才是成功的人生?——这就算我留给各位后生高材们的问题吧。提醒一句:这问题,你不回答你就停下来了,你回答你就别想靠一阵子;反正是愚钝如我者已然大半辈子了,尚未找到标准答案。

  祝新学期一切顺利!

  史铁生

  2005年2月21日

  背景资料

  史铁生(1951-2010),著名作家、散文家。历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副主席。1951年出生于北京。1967年初中毕业于清华大学附属中学,1969年到陕西插队。1972年因双腿瘫痪回到北京。1974年至1981年在北京一街道工厂做工。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务虚笔记》,《我的丁一之旅》;短篇小说《命若琴弦》,散文《我与地坛》等。《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奶奶的星星》曾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老屋小记》获首届鲁迅文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