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吃过草根树皮,当领导后对“拉菲”情有独钟 ——浙江省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市总工会原主席苏利冕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24日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今天是三月初四,也是我62岁的生日。本来今天是我退休、离开办公室回家颐养天年的日子,但现在我却站在被告席上。走到这一步,是我自食其果、咎由自取,对法院下一步的判决,我都认罪接受、绝不上诉。”4月19日上午,浙江省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市总工会原主席苏利冕在法庭上真心忏悔。

  这一天,浙江省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苏利冕涉嫌受贿案。当天正是苏利冕62岁生日,当地惯例,在人大和政协工作的正厅(局)级干部,一般都在这个年龄退休。但这对苏利冕来说已成了奢望。

  2017年10月30日,经浙江省委批准,浙江省纪委监委决定对苏利冕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经查,1994年至2017年间,苏利冕利用担任慈溪市副市长兼慈溪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余姚市市长、市委书记,宁波市政府秘书长、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人员在企业经营、项目投资、银行贷款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900余万元。

  既想当官、又想发财

  “拉菲苏”,是当地干部群众给苏利冕起的绰号。因他穿衣讲名牌、吃喝讲排场,尤其对拉菲红酒情有独钟,不仅家中藏酒数百瓶,更自称“一口就能尝出年份”。

  43年前,刚分配到慈溪县逍林供销分社百货部的苏利冕很“拼”,工作没有休息日,吃住都在单位。一年半后,21岁的他就成为岗位技术能手并出任百货部一部门领导。“那时,很想做出点贡献。”1977年正月,一艘载着单位货物的货船在码头沉没了,他不顾刺骨严寒,第一个跳下水去打捞货物。“水里结着冰碴子,那时候真是一心只想着工作。”

  百货部组长、副经理,供销合作社副主任、主任,慈溪市财贸办公室主任、市委办公室主任、副市长……不到20年,他从一名普通的营业员走上处级领导岗位,职务提升了,但思想认识却不进反退。

  “我总认为学习是虚的,做好工作才是实打实的。”苏利冕在忏悔书中写道。政治学习长期缺失,而身边求他办事的人越来越多,苏利冕有些飘飘然起来。

  自我感觉日益良好,让苏利冕忘了公权力到底该姓什么。“帮别人办了事,事后别人谢我,感觉是礼尚往来。”1994年4月,任慈溪市副市长仅一个月,苏利冕就在广东省顺德市某酒店房间内收受了某商人所送的港币4万元。

  理想信念缺失、思想认知错位,让苏利冕在此后23年的行为越发偏离正轨。从慈溪到余姚再到宁波,随着结识的老板“朋友”越来越多,他在享受被请托时“高人一等”优越感的同时,竟然异想天开,妄想“既拥有领导干部的政治和社会地位,受人尊敬;又想成为身家不菲的老板,有‘朋友’们一样的资产和身价”。

  有了这样的想法,商人老板就成了他接触较多的一类人,“在他们身上最能捕获‘商机’。”心知肚明的商人老板们,也纷纷投其所好,向苏利冕输送更多非法利益。

  1998年至2015年间,苏利冕先后16次收受某公司老板所送港币共计43万元;2005年至2016年,每逢春节苏利冕就会收受某老板送来的商场购物卡,先后12次共计价值32万元;此外,苏利冕还笑纳了多件价值不菲的古董。作为回报,苏利冕自然也甘于效劳,为“朋友”们的项目打招呼、违规协调有关事项。

  “自己就是从收取小额礼金礼卡开始,逐渐到贵重物品,甚至巨额财物,最终走上了犯罪道路。”苏利冕忏悔道。

  享乐主义如野草般疯长

  2007年5月,51岁的苏利冕走上了宁波市副市长的岗位。

  “算算时间,‘船到码头车到站’,政治前途很清楚了,更应该抓住时间‘潇洒人生’,该享乐就享乐,该吃喝就吃喝,吃点拿点是小毛病,不必较真。”苏利冕回忆,自己在慈溪、余姚工作时,还比较谨慎,多次拒绝一些巨额礼品礼金。但当对仕途不再抱有期望时,他彻底放纵了自我,“我没吃拿卡要,他们主动给,我也愿意拿,两厢情愿”。

  苏利冕收受大额钱款的行为多数发生在这一时间点后。2007年11月,他以明显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将一处房产出售给某老板,经价格认定,明显高于市场价部分为161.92万元;2014年4月,苏利冕重施故伎,以高于市场价出售某公司股份的方式,收受某老板168.62万元;2007年至2010年间,苏利冕先后3次收受某老板所送现金、手表及家具等财物,折合人民币152.81万元。此时,他笑纳的古董也更具价值,如价值90余万元的白玉壶、160余万元的清乾隆茶叶末釉六方贯耳瓶等。

  2012年4月,苏利冕出任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那时,他眼见仕途到了‘最后一站’,行事更加肆无忌惮,严重损毁了党员领导干部的形象。”在当地,“拉菲苏”是出了名的重享乐、胆子大、爱张扬。他不仅喜欢吃喝,且以“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自我标榜,常在酒局饭桌上对红酒、菜色品头论足,“让请客的老板们下不来台”;他注重个人享受,追求名牌,家中衣柜挂满了名牌服饰;几十万元的名表他敢收也敢戴,而且“敢变换着款式戴”,引得干部群众议论纷纷;他还有多位“女友”,公然“成双入对”出席各种场合,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2012年,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苏利冕也喊过“领导干部要严以律己”的口号。“不少原来联系的老板、部下送来的礼金礼卡,我还是照常收下;规定工作时不能喝酒,我还是会在小范围里经常喝;虽然大的宾馆、酒店不去了,但有些单位、企业的食堂还是常去;身兼市总工会主席,我还违反规定,指示下属在接待时违规准备酒水招待客人,改头换面以农副产品、当地名优特产的名义公款送礼。”苏利冕交代。

  享乐主义在苏利冕的心中如野草般疯长,他已经找不回38年前入党宣誓时的那份初心。

  家风败坏,一家三口全被查

  在宁波叱咤风云的“苏市长”“苏主任”,其心中有着一份难以割舍的家庭情结。

  虽然穿过许多名牌服饰,但最让苏利冕难忘的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件毛衣,“那是我19岁时,我娘去世留下的旧毛衣,姐姐拆线后重新编织,我才穿上了人生第一件毛衣。”而他的第一件新毛衣,是他妻子在两人结婚前为他织的。提起这两件毛衣,苏利冕掩面而泣。

  “我出生在困难时期,吃过草根树皮,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还饿晕过。”体会过贫穷的滋味,从工作第一天起,苏利冕就下定决心,要干好事业、创造财富,让子孙后代过上好日子。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违纪违法积累起的不义之财,不仅让苏利冕走上了犯罪道路,也败坏了他的家风。“笑纳礼金礼卡,甚至拿人钱财收受贿赂,家庭成员都或多或少有所参与,特别是我儿子参与较多。”调查发现,其儿子除在当地参与收受礼金、古董外,在出国留学时也曾收受老板赞助的“零用钱”。

  “我儿子回国后,不愿去事业单位或国企,要自己经商办企业。他经营过红酒、古董生意,但没赚到钱,花钱反而大手大脚。经商办企业的本事没学好,而我的不良习气在他身上暴露无遗。”苏利冕说,为教育好儿子,他磨破嘴皮子进行说教,也带儿子去过革命教育基地接受教育。“没做出榜样,说教一百遍也没有用。我的不良作风影响了家人,后来我们家3名成员被留置,这个悲剧是我一手造成的。”

  儿子不争气,3个孙子的开销花费日益增多,而自己又马上要退休,这让苏利冕的内心充满了危机感。“抓紧时间,为子孙多积累一些钱财。”苏利冕反思说,仅从物质上满足子女是不够的,更需要加强精神层面的教育,如果后者缺失,整个家庭都会走向崩溃。

  “家人原来以我为荣,现在以我为耻,我要好好接受改造,争取在余下的人生道路上做一些对社会有用的事。”苏利冕忏悔道。

  2018年6月27日,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苏利冕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扣押在案的赃款和部分赃物折价款共计人民币677.2014万元及名牌手表5块,字画古董等物件4件(幅),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记者 颜新文 通讯员 丁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