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规】江苏宝应朱氏:为官十五世 清廉四百载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11日 来源: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汉唐古邑宝应,位于江苏省中部,淮河下游,里下河地区西部,是京杭大运河上一颗灿烂的明珠。明清时,这里崛起了一个鼎盛四百余年的名门望族——宝应朱氏。它名重海内,享有“江淮文献巨族”之盛誉。
 
  曾国藩每过宝应,必到宝应朱氏府邸——天官府拜谒他的座师(明清两代举人、进士对主考官的尊称)朱士彦。曾国藩永远不会忘记朱士彦将他的名字由“子城”改为“国藩”的那份情怀。
 
  国藩,国之藩篱。这是一个座师对于门生的期待,同样也是朱士彦对后世子弟的期待。
 
 
江淮文献巨族
 
  宝应朱氏以诗书起家,儒学、文学成就显赫,盛极一时。儒学成就如清代散文家姚椿所评:“洛闽正学,如日中天。”
 
  宝应县文史专家  刘金城:
 
  明代文学家王世贞曾赞美宝应是“最文采风流之地”。在科举史上,宝应朱氏通达显要,登科第者达百人以上。其中,进士七人,举人十八人,贡生数十人。尤其突出的是,宝应朱氏十五世科第蝉联,簪缨相继,更有“四世一品”、三兄弟同登雁塔等成就。
 
  风流宝应,大师代出:
 
  宋学大家朱泽沄,著述等身,首创宝应学派,为扬州学派先驱,在清代学术界享有盛名。
 
  经学大师朱彬,清代训诂学家王念孙誉之为“传注功臣”。他所编著的《礼记训纂》,为清注十三经代表作之一,林则徐作序,给予其“撷其精要”“援据精确”的高度评价。
 
  还有名扬海内的文学家朱应登、朱应辰、朱曰藩三先生,其中以朱应登、朱曰藩的成就为最。朱应登为明十才子、金陵四大家之一,郁兴一代之体。朱曰藩与吴承恩齐名,史称“射阳湖上双璧竞爽”,创“金陵六朝派”,为“明嘉隆中流砥柱”。
 
  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田汉云:
 
  宝应朱氏是明清两代从政、治学兼优的文化大族。崇尚德行是宝应朱氏家风的核心内涵。康熙、雍正年间著名理学家朱泽沄研究朱熹德性之学,既注重考实,也注意切实遵行。他的子孙也很好地保持了这种家风,当官的勤政、廉洁,做普通民众的也朴实善良。用精博的家学去促进家风培育,用优良的家风来维系家学传承,这是宝应朱氏长盛不衰的关键。
 
  时至今日,坐落于宝应城内小石头街8号的宝应朱氏家祠,仍是宝应现存的重要家族古迹。这里是展示宝应朱氏家族文化、家规家训、家风家学的重要平台和基地,也是江淮一带家族文化得以完好保存的文库之一。“江淮文献巨族”的风采依旧绚丽夺目。
 
 
家族清正廉明
 
  读书,是宝应朱氏治家的第一要义,所以其自称为“二十世诗书人家”。宝应朱氏是理学世家,重朱子之学。他们的子弟,既有修养,又有学养;既是官员,又是学者。
 
  在宝应老县署的东南,有一条明净而又宽敞的巷子叫朱家巷。南北走向,约四百米。在朱家巷的中段,又有一座古宅,叫“三进士宅”。明清两朝,宝应朱氏就是从这里走出了众多文人学者、清官名臣。
 
  宝应朱氏从五世祖朱讷起,到清代宣统二年十九世祖朱寿镛,十五世人足足做了四百四十三年的官,且世世代代的清廉故事都被传为美谈。
 
  宝应朱氏七世祖朱曰藩,明朝嘉靖年间进士,官至九江知府,是当时远近闻名的一代廉吏。
 
  宝应朱氏后裔 朱庆棠:
 
  朱曰藩世祖最令我感动的是,他作为老百姓的父母官,真正做到了视金钱如粪土。
 
  朱曰藩刚上任九江知府时,正值一位王爷营造府第,工程余款达数万之巨。有人将这笔巨款交给他,他笑而却之,如数入库。
 
  宝应朱氏后裔 朱庆棠:
 
  朱曰藩当了多年知府,两袖清风,留下的只有几匣子书。他在九江知府任上过世,连丧葬费都没有。每次想到这一点,我都很感动。这是他留给后人的精神财富,这比任何财富都重要。
 
  朱曰藩认为,做官是一种“国恩”。他临终时,教育后人要“自靖、自献,以报国恩”。
 
  循着先祖的教诲,宝应朱氏十五世祖朱彬屡屡告诫儿子“尔为政要廉,审案判析要明,不可稍懈,切切!”也正是这条家规训诫了朱彬后代子孙为官做人的品行操守。
 
  朱彬的长子朱士彦,是清朝嘉庆年间进士,探花及第,累官至左都御史,工、吏、兵诸部尚书。道光三年癸未科,朱彬欲参加科考,适逢朱士彦担任殿试读卷官,为此,朱士彦坚决要求按循例示帖回避。
 
  宝应朱氏后裔  朱庆棠:
 
  家族的人爱读书对我们有非常重要的影响。朱彬一直到七十岁还要去考进士。我有一个侄女,比我只小两岁,已经六十多岁退休了。她被老祖宗的精神所感动,现在仍在攻读博士学位。她说:“我们老祖宗七十岁还在考进士,我六十多岁为什么不能考?”
 
  朱士彦晚年累持使节,表现了他的“勤”。朱士彦曾说:“身乃国家之身,岂吾身耶!”。六十多岁的他,奉命出使一年多,行程二万多里,担任查办盛京、河南、山东、江西、浙江、两淮等多地事件的钦差大臣。
 
  宝应朱氏后裔  朱庆棠:
 
  朱士彦的勤政表现在他不分昼夜,晚上还在点灯办公。最后就是因心力交瘁,体不能支,死于任上。道光帝诏嘉其:“性情直爽,办事公正。”
 
  朱士彦的二弟朱士达,也是清朝嘉庆年间进士,官至湖北布政使,为官清正亲民,曾两任安徽霍山知县,时达五年。
 
  安徽省霍山县博物馆党支部书记  怀才高:
 
  据霍山县志记载,朱士达离开霍山的时候,“民大戚,为绘攀辕图,以志慕思,而士达亦惓惓于霍人不置。”有巨幅图画《攀辕图》,记下了当时官民相亲的感人情景。
 
  宝应县文博专家  季寿山: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朱氏家族的家风影响了宝应的民风。国学大师刘师培有一句很高的评价,他说“宝应士秀而民朴,勤于务本。”
 
 
家风影响深远
 
  宝应县文史专家 刘金城:
 
  宝应朱氏从五世祖朱讷起有个传统,就是每天早晨“庭训”,包括两个方面内容:一是教子女读书;二是进行家规、家训教育。
 
  朱氏家训:“名利关,虽不敢自信透切,然此二字竟久不入心来,如何。”
 
  宝应朱氏十五世祖朱彬除了坚持庭训外,还通过给子孙亲订辈序来教育后代。他为长房、三房子孙订的辈序是:“励学身修,尽忠惟孝,祖训敬听,儒门远绍。”为二房、四房子孙订的辈序则为:“生孙诚庆,世守祖德,绍文献之家声,秉忠良为国柱。”这种特别的“亲订辈序”方式,蕴涵了宝应朱氏注重通过辈序勉励子孙和传承家教的深刻寓意。
 
  朱士彦也是传承家规家训的典范。朱士彦有五个儿子,都很出众。道光帝曾用“窦燕山教五子义方”来赞许他。
 
  家风美德,代代相传。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作为朱氏子孙的朱寿镛创办了面向社会招生入学的私塾——敦睦小学。既传承教育了朱氏门下子弟,也惠及了宝应乡里乡亲。
 
  宝应朱氏迄今已有二十五代,新时代的他们既是宝应朱氏家规的传承者,更是宝应朱氏家风的创新者,正在将朱氏家规所蕴含的当代精神、价值融入各行各业,融入现代社会。
 
  宝应朱氏后裔 朱庆裴:
 
  对于如何继承和弘扬我们的家训家规,我认为“绵世泽莫如厚道为善,振家声还是勤勉读书。”我现在进入耄耋之年,回忆往事时,发现宝应朱氏相传的家风和先祖谆谆教导的庭训确实影响了我的一生。
 
  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贺云翱:
 
  在宝应朱氏家族的文化传承中,我们可以看到廉洁奉公、忠贞爱国和仁义礼智等精神品质。这些传统在其家族历史中都不是空话,而是实实在在的。通过每个人的言行举止,积累朱家的传统,践行家族文化,铸造地域文化,甚至民族精神。
 
  时代在前进,朱氏家祠的面貌也在发生变化。但无论时代如何变迁与发展,宝应朱氏家族在历史长河中所焕发出的“忠国为民”品质,所展示出的“忠厚廉洁”操守,仍然光彩夺目,历久弥新。正如一首诗所言:
 
  一年一祭拜,
 
  今年拜不同。
 
  冰心融庭训,
 
  肝胆沐家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