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编整理忏悔录连续3年写入中央纪委全会工作报告

发布日期:2017年06月23日 来源: 法制日报

 “自己之所以犯下今天这样严重的错误,归根结底是自己廉洁自律意识差,对党纪条款和相关要求不认真学习,放松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
  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忏悔与剖析”栏目发布的最新一期忏悔录中,北京市门头沟区原区长王洪钟这样说道。
  “忏悔与剖析”栏目推出于2015年2月25日。据《法制日报》记者统计,截至2017年5月底,该栏目已经发布了28期典型案例,包含25人的忏悔录。
  落马官员的忏悔录不但“亮相”于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自2015年1月开始还连续3年被写入了十八届中央纪委全会工作报告。
  “治心”之策让干部“不想腐”
  “我从1983年4月在房山区霞云岭乡参加工作至今,已30多年。从房山区到密云县,后到市政市容委,再到门头沟区,可谓一路风雨坎坷。”王洪钟在忏悔录中回忆。
  王洪钟的问题,主要发生在他担任北京市密云县、门头沟区主要领导期间。
  在此期间,正值上述两区县城市建设快速推进期。在他主导下,市政建设、棚户区改造等方面上马了大量工程。特别是到门头沟区后,王洪钟主导进行了230万平方米的棚户区改造,城市面貌发生巨大变化,基础设施环境得到较大改善。
  大量工程建设也意味着大量资金投入。
  面对政府工程这块“肥肉”,众多建筑行业商人循迹而来,“虎视眈眈”。主导这些工程的王洪钟,自然成为商人们“围猎”的目标。
  为拿到工程项目,商人们不惜成本拉拢腐蚀有关领导干部。在王洪钟的违纪违法问题中,工程建设领域相关问题占了大多数。向其行贿的人绝大部分也是从事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的商人。
  对别人送来的钱物,王洪钟起初也主动拒绝或退回。但时间久了,次数多了,就慢慢习以为常。面对放在鞋盒里、水果篮里、纸箱里的大量现金,王洪钟虽心知肚明,但来者不拒,坦然收下这些“礼物”。
  收受好处的王洪钟利用职务便利,任意插手工程建设多个环节,为老板们“拿下”项目发挥作用。
  直到接受组织审查,王洪钟才认识到自己“触犯了党纪国法”。可惜,如他所言,“世界上根本没有卖后悔药的地方。要想不后悔,就别做错事”。
  2014年8月26日,王洪钟接受组织审查。经查,2001年至2013年间,王洪钟利用负责密云县、门头沟区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或索取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1396万余元。
  对王洪钟的通报,只是“忏悔与剖析”栏目发布的其中一个案例。自2015年2月25日起推出第一期以来,截至2017年5月底,该栏目已经集中发布了28期典型案例,包含25人的忏悔录。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副主任杜治洲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中央通过集中公开和剖析忏悔录,可以预防官员的“贪心”,力图通过“治心”达到让领导干部“不想腐”的目的,体现出中央在治理腐败问题上所持的标本兼治战略。
  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宋伟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集中公开落马领导干部的忏悔录,一方面让党员干部和公众看到了腐败官员落马后的悔过心理状态,另一方面也传递了中央严厉惩处腐败绝不手软的坚定信心。
  “活教材”实现预防腐败目的
  落马官员的忏悔录不但集中“亮相”于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还被写入了十八届中央纪委全会工作报告。
  2015年1月,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工作报告中透露,过去一年,中央纪委已汇编党的十八大以来被查处严重违纪违法中管干部的忏悔录,一些省区市和中央部委也汇编了违纪违法领导干部的忏悔录,作为“活”教材,开展警示教育。
  根据公开资料,这是十八届中央纪委首次提及忏悔录并用于警示教育。
  2015年2月25日,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闭幕一个多月后,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推出了“忏悔与剖析”栏目,发布《变了味的“奖金”——徐州市政协原副主席张引案件透视》一文,披露、剖析落马官员的忏悔录。
  根据通报,张引接受下级发放的“拆迁奖金”,平均每个月两三万元;他还滥用职权,巧立名目,擅自发放已明令取消的奖金。
  张引反思自己“拿党纪国法当儿戏”,希望“干部们能以我为戒,贪官们能看到我的前车之鉴,扪心自问,早些收手”。
  在张引之后,2015年“忏悔与剖析”栏目陆续公布了多名落马领导干部的忏悔录,其中包括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等。
  中央纪委此举的作用立竿见影。
  2016年1月,王岐山在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指出:“中央印发严重违纪违法中管干部的忏悔录、部分省市县党委书记违纪违法案件及其教训警示的通报,发挥警示教育作用。主动向纪检监察机关交代违纪问题的党员干部5400余人。”
  2016年5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还专门刊发文章称,要对忏悔录进行归纳整理,使之成为活教材。
  文章说,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查处了一批腐败分子,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这个代价不能白付,必须严肃认真地反思。很多违纪党员干部向党组织写了忏悔录,其中蕴含着大量的深刻教训,对此不能讳莫如深。
  “要对忏悔录进行归纳整理,对其中的建议进行汇总,深刻剖析问题症结,把问题回收,使忏悔录成为党员学习党章、尊崇党章的活教材。”文章总结说。
  2017年1月,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进一步指出,要系统整理、充分利用(忏悔录),在各级党校开设警示教育课程,能公开的都要公开,发给原单位党委(党组),用身边事教育身边人。
  至此,汇编整理忏悔录已经连续3年写入中央纪委全会工作报告。
  杜治洲认为,中央纪委全会高频度重申忏悔录的重要作用,主要目的还是通过“麻雀”的自我解剖,使领导干部从内心深处认识腐败的巨大危害,从行为上坚决远离腐败。
  宋伟说,中央纪委全会连续3次明确提及忏悔录及其警示作用,在前期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办大量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的背景下,体现了中央更为注重对领导干部的廉洁教育,也体现了中央通过廉洁教育实现预防腐败的策略。
  体现中央反腐败治本战略
  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公报提出,“深刻剖析典型案件,忏悔录能公开的都要公开,充分发挥反面教材作用”。
  对此,在国务院新闻办随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央纪委宣传部部长朱国贤表示,“下一步,我们将在中央纪委的媒体开设专题专栏,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前我们逐步公开”。
  公开忏悔录,就是要发挥其警示、震慑和教育作用。
  2017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的意见》指出,各级党委(党组)要把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干部严重违纪违法忏悔录作为反面教材,认真开展警示教育。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就此刊发文章称,党员干部看忏悔录时,都应把自己摆进去,从别人的忏悔中发现廉政风险点。换位思考“如果我遇上这样的事会怎么做”,警醒自己“我会不会变成案中人”。
  宋伟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忏悔录的公开,说明中央在保持高压反腐的同时,还十分注重对党员干部进行警示教育。在未来的反腐败格局中,有效的廉洁教育将成为构筑“不想腐”堤坝的重要基础。
  对忏悔录进行归纳整理,还有助于我们堵塞漏洞,扎紧制度笼子。
  2017年6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再次刊文提及忏悔录时透露,2016年,中央纪委机关在修订《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时,梳理了《严重违纪违法中管干部忏悔录》中的深刻反思,提炼出了行之有效的制度规范。
  杜治洲认为,标本兼治是中央一直坚持的反腐败战略方针,尤其是在反腐败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的背景下,治本应当提到比以往更加重要的位置。
  “中央纪委高频度重申忏悔录,正是反腐败治本战略的体现。”杜治洲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一方面,通过忏悔录起到弱化腐败动机的作用;另一方面,从落马官员的心路历程中总结其以权谋私所利用的制度漏洞或制度缺失,提出针对性的建议,有利于减少腐败机会,达到治本的目的。”
  此外,宋伟建议,忏悔录作为廉洁教育的主要形式,在监督执纪工作规则的运用过程中,可以因地制宜地将撰写和公开忏悔材料制度化,以进一步推进警示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