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大妄为,借扶贫政策“发家致富”

发布日期:2017年02月16日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福建省宁德市是土地革命和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创建的革命根据地所在地之一,全市老区人口330多万,其中,老区基点村161个,涉及扶贫开发重点村36个。近年来,宁德市委、市政府投入大量资金,全力推进老区发展,成果丰硕。

然而,宁德市通过信访举报、项目审计等发现,有人把国家扶贫政策当成“发家致富”的大好机会,借老区扶贫项目申报、资金拨付等事项肆意敛财,影响恶劣。这些问题线索,直指市民政局原党组副书记、副局长,老区办原主任(正处级)郎华安。

2016年12月,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定郎华安利用职务便利,在老区项目申报、老区资金拨付中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及个人贿赂42.76万元,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

本应服务基层单位,他却“顺便”要求报销发票

郎华安为老区服务本是职责所在,可他却以此为据,恬不知耻地向帮助过的单位要好处。执纪人员表示,郎华安向基层单位索贿,一般先主动在老区建设项目、扶贫资金拨付上提供帮助,然后“顺便”要求基层单位帮助报销个人发票,这种伎俩,他屡试不爽。比如,2011年3月,他为古田县平湖镇端上村修路资金拨付提供帮助,之后便主动联系平湖镇党委原书记魏某某,要求报销发票1.5万元。利用这种手段,他先后向10多家单位索贿。

郎华安“关注”的扶贫项目,一些是基层单位或个人主动申报的,一些则是他主动“要求”基层申报的。比如,蕉城区某乡镇领导反映,2010年的一天,郎华安打电话给他,主动表示当地一科技示范园项目可以申报资金扶持,让该乡镇赶紧组织材料申报。乡镇主要领导觉得该项目可申报扶持的资金少,且手续繁琐,本不想申报,但碍于郎华安面子,勉强口头应承。岂料不久之后,郎华安就打电话催促,并要求乡镇在项目资金拨付后,帮他报销几千元发票。很快,需要报销的发票就寄到了该乡镇。

执纪人员表示,郎华安连宴请亲朋好友的饭钱,也要求有关单位“处理”。2011年至2012年,他在福鼎请亲友吃饭,餐后要求福鼎市老区办结账,前后7次共计9882元,均在当地老区办报销。

“只是小打小闹,纪委不会查到我头上”

“我母亲都80多岁了,怎么经受得起这么大的打击……落到今天这个下场,我罪有应得。我辜负了组织30多年的培养,从心灵深处感到惭愧。”面对铁窗,郎华安回想起自己一步步滑向违纪违法深渊的过程,悔恨不已。

郎华安作为老区办一把手,本应发挥“关键少数”的带头作用,在扶贫攻坚战中发光发热。然而,他放松学习,不思进取,业余时间只顾胡吃海喝,全然忘记了党员干部必须要守住的底线。落马后,执纪人员发现其纪律意识淡薄到了极点,“他甚至觉得单位的钱就是自己的钱,想给谁就给谁,全凭自己说了算”。

落马后,郎华安表示,看着打了那么多的“老虎”“苍蝇”,虽然震惊,但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他觉得自己只是吃吃喝喝,拿个百八十的,平均下来每年才三四万,数目不大,只是“小打小闹”,纪委不会查到自己头上。正是这种侥幸心理,让他肆无忌惮,步入深渊。

执纪人员表示,郎华安接受组织调查时恰好59岁,与一般的“59岁现象”不同的是,他不是趁着退休之前狠狠地捞一笔,而是细水长流,蚂蚁搬家,最大的一笔也不过几千元,受贿时间跨度长达十多年。临近退休时,他自以为能“安全着陆”,不料天网恢恢,最终难逃惩处。

健全工作机制,扎紧制度笼子

郎华安对老区扶贫资金“雁过拔毛”,影响恶劣,教训深刻。

工作机制不健全,权力寻租空间大。一是扶贫工作管理体制不健全。老区办在政府部门中排名靠后,但钱多权力大,基本由老区办负责人说了算,行使权力具有很大的主观性和随意性。如2012年,郎华安因购买药品与在福鼎市城区开药店的叠石乡库口村村民赵某相识,赵某正在筹集资金为库口村修路,便向郎华安求助,果然很快就得到资金支持,之后赵某为郎华安报销个人发票9000元。二是扶贫资金管理机制不健全。由于扶贫资金主管部门只注重原始单据合规性、合法性,忽视扶贫项目管理过程参与和工作真实性审核,导致扶贫资金管理和拨付混乱。三是项目单位“养虎为患”。为了和扶贫部门建立良好关系,项目单位认为只要自身利益不受损失,对扶贫部门的要求“来者不拒”。如2008年,郎华安为福安市赛岐老区科技示范园项目资金申报提供帮助后,要求在赛岐镇政府报销一些发票,项目补助款到手后,镇政府迅速给他报销了发票。

监督措施乏力,致使权力运行失去有效制约。一是上级监督缺位。扶贫项目实行县级审批、市级审核、省级备案,上级扶贫部门只对下级扶贫部门进行业务指导,无法进行有效监督。虽然同级政府具有监督职能,但大多数政府分管领导重业务轻党建,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二是内部监督乏力。2015年老区办与民政局党组归口,机构改革期间,监管出现真空。三是外部无从监督。老区扶贫资金划拨大多没有纳入公共财政预算,实行层层下拨,封闭运行,群众缺乏信息无从监督。(陈启西 黄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