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种形态”的广东实践:红脸出汗成常态

发布日期:2016年11月24日 来源: 南方杂志

过去个别地方纪委存在“养案子”现象,那些问题不太严重,涉案金额不大,够不上移交司法机关的案件线索,往往会被搁置,一些苗头性、倾向性的问题被忽视。及时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正是有针对性地对“树木”的小病、小虫予以治疗,保护“森林”健康成长

“作为落实主体责任的第一责任人,你千万不能当老好人!要跟抓工程质量一样抓党风廉政建设。”今年5月的一天,广州市纪委会议室,广州市纪委副书记柯珠军正约谈广州市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贺全龙。因下属公司出现系列窝案,贺全龙从业30多年来首次被纪委“请喝茶”,额头不时冒出汗珠:“触动很大,教训很深刻。”

 去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福建调研时指出:“党内关系要正常化,批评和自我批评要经常开展,让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成为常态;党纪轻处分和组织处理要成为大多数;对严重违纪的重处分、作出重大职务调整应当是少数;而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只能是极极少数。”贺全龙的经历是广东省强化四种形态,谈话提醒常态化的一个缩影。

 四种形态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具体举措,体现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得到广大干部群众的拥护和赞扬。今年以来,广东省在运用第一种形态上下功夫,红脸出汗成为常态,让“四种形态”的实践成为党风廉政建设的新抓手。

谈话提醒成常态

 ”尽管心理上有所准备,但面对纪委领导真刀真枪地指出问题,还是会脸上发红、心里发怵。”说起去年被约谈时的情景,清远市清新区委书记郑小燕记忆犹新。如今,在广东,与郑小燕有着相似经历和感受的党员干部正在日益增多。

 去年以来,广东省各级党组织积极探索实践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尤其是在“第一种形态”上狠下功夫,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强化日常管理监督。“咬耳扯袖、红脸出汗”的监督执纪方式,在南粤大地已渐成常态。

 广东省纪委表示,过去个别地方纪委存在“养案子”现象,那些在他们看来问题不太严重,涉案金额不大,够不上移交司法机关的案件线索,往往会被搁置。一些苗头性、倾向性的问题被忽视,让存有轻微问题的同志不能及时认清自我,错失挽救机会,最终掉入严重违纪乃至违法的深渊。

 及时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正是有针对性地对“树木”的小病、小虫予以治疗,保护“森林”健康成长。

 为了科学运用监督执纪第一种形态,广东加强组织领导、完善制度、建立机制,探索解决谁来谈、谈什么、怎么谈、谈后怎么办的问题。

 2015年12月,广东印发了《关于开展谈话提醒构建抓早抓小工作机制的通知》,对谈话提醒的启动条件、需要谈话提醒的重点对象、谈话提醒的工作程序作出明确规定,并专门制定下发了《谈话提醒表》和《谈话提醒统计表》,要求各地将谈话提醒的情况定期上报、检查考核。

 今年4月,广东省印发《关于按新要求和有关解答进一步做好谈话提醒工作的通知》,对谈话提醒的概念、意义、主体、对象、启动形态、形式、组织实施、统计上报、归档留存以及成果运用等问题作出进一步调整,推进谈话提醒常态化。

 与此同时,各地市也致力于抓好谈话提醒的顶层设计。例如广州市于今年3月份制定印发了《广州市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约谈一把手制度》,进一步明确谈话主体和谈话对象,突出一把手约谈一把手,由市委书记、市纪委书记根据情况约谈各区、市直单位党政一把手及各区、市直单位党委(党工委、党组)领导班子成员。市领导班子成员以身作则带头开展谈话提醒,层层传导压力,推动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落实到位。

 佛山市禅城区则运用大数据手段,建立廉政风险评估预警平台,通过采集信访举报、审计、住房、出入境记录等多类数据,对领导干部廉政风险进行评判,及早发现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对相关人员约谈提醒。

 广东一些基层纪检干部表示,相关制度和机制的建立,避免了咬耳扯袖成为不着要领的泛泛而谈,发现问题、指出问题、改正问题,真正达到谈有指导、谈有针对、谈有效果。

廉政建设有抓手

 “监督执纪第一种形态填补了党内监督的一段空白,恢复了党内批评和自我批评的传统,是全面从严治党、落实党风廉政责任制的重要抓手。”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省预防腐败局局长王衍诗表示,谈话提醒情况将作为重要的考核依据,使各级领导干部更加自觉地履行“一岗双责”。

 上级一把手约谈下级一把手,这是监督执纪新形态下,作为党风廉政建设第一责任人的党委书记的职责所在。同时,党委书记作为“班长”,对自己的班子成员,也要起到监督提醒作用。

 清远市委书记葛长伟介绍,一名市委班子成员性格外向、喜欢说笑,常在手机上转发一些似是而非的“段子”,他对其进行了谈话。“这种行为,说轻点是不严肃,说重点就是违反政治纪律和规矩。经过谈话后,这名干部脑中就有了这根弦。”他认为,谈话提醒可以作为解决干部不作为、释放干部活力、营造良好政治生态的重要抓手。通过谈话提醒对干部咬耳扯袖,让干部红脸出汗,最终还是要让干部能够遵规守纪地干事创业。

 今年7月以来,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黄先耀率省纪委有关负责同志,先后深入6个地市和36家省纪委派驻(出)机构及其驻在单位进行调研,督促其落实主体责任开展谈话提醒。

 今年第三季度,全省各级党组织及其领导干部切实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积极开展谈话提醒工作。据统计,全省有10035名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开展了谈话提醒,较上一季度有所增加,共对直接管理或分管的党员干部谈话提醒42360人次。谈话方式以“咬耳扯袖”为主。

 广东省纪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在运用把握“第一种形态”时,广东省坚持“三个区分开来”原则,即要把干部在推进改革中因缺乏经验、先行先试出现的失误和错误,同明知故犯的违纪违法行为区分开来;把上级尚无明确限制的探索性试验中的失误和错误,同上级明令禁止后依然我行我素的违纪违法行为区分开来;把为推动发展的无意过失,同为谋取私利的违纪违法行为区分开来,努力营造鼓励改革、宽容失误、遏制腐败、干净干事的政治社会环境。

抓早抓小显威力

 “黄书记,请您放心,我回去一定努力工作,希望到时候您再去检查我的工作情况。”这是佛山市顺德区一位乡镇党委书记被约谈后的表态。佛山市纪委接到有关该乡镇党委书记在春节期间组织党政班子赴外地开会的举报后进行核实,查证是市里安排该乡镇领导班子去外地考察古村落建设项目,该乡镇党委书记顺势在当地召开了总结会,但吃住并没有超标。今年3月,在轻处分和谈话提醒的处理方式上,佛山市纪委研究决定对其运用“第一种形态”。

 如果因为一次谈话提醒就背上沉重思想包袱,怕被约谈而不愿作为,就违背了组织提醒的初衷。因此,谈话提醒需要做通干部思想工作,真正让其感受到组织的关爱。佛山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黄力回忆:“这名干部非常感谢组织找他谈话提醒,我注意到他进来时跟我握手是单手握,走时是双手握,从这个细节反映出他真正感受到了组织的关爱。”

 谈话之后,是否能把谈话结果落到实处?广东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进一步加强了问责力度。

 广州市坚持在作风问题曝光、选人用人问题倒查和违纪问题纪律审查中强化责任追究,倒逼责任落实。去年,广州市纪委和市委组织部联合在4个区和9个市直部门开展选人用人问题责任倒查和追究试点工作,共对46名涉嫌“带病提拔”的干部开展选人用人问题责任倒查,对10名相关责任人进行了问责。

 制度建设也体现了问责的强化。清远市出台的谈话细则规定,每次谈话都将记录在案。诫勉谈话记录要列入党员干部廉政档案,一年内被提醒谈话和廉政警示约谈2次(含2次)以上拒不整改,或违反启动提醒谈话和廉政警示约谈相关内容,造成不良影响的将进行诫勉谈话。受到诫勉谈话的党员干部,将被取消当年和本任期考核评优和评选各类先进资格,6个月内不得提拔或者重用。(张蓓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