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员就是金字招牌”

发布日期:2016年11月17日 来源: 人民日报

从医39年,他坚守B超临床第一线,接诊30多万名患儿,确诊7万多例患儿的疑难杂症;为挤出时间多给患者做检查,他与家人挤在医院附近的职工宿舍,24小时随叫随到;为了避免患者塞红包,他把白大褂上的口袋缝死……

  今年63岁的贾立群,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超声科主任。在同行和患者眼中,“贾立群B超”“B超神探”“缝兜大夫”早已是响当当的“品牌”。但贾立群却认为,这些“品牌”都不够分量,因为在他心中,“共产党员就是金字招牌”。

  多扫三下,不让患儿漏诊误诊

  来到医院,很多家长点名要做“贾立群B超”。贾立群做B超有个习惯,在为患儿查完临床医生申请单上要求的部位后,再用探头在患儿的腹部横扫三下。这额外的三下,让不止一个患儿隐匿的疾病得以发现,从而得到及时的治疗。贾立群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让一个孩子漏诊误诊。”

  曾有一名6岁男孩腹痛,来北京儿童医院就诊。此前,其他医院的诊断是疑似阑尾炎,家长不放心,点名要做“贾立群B超”。由于男孩是个小胖子,腹壁偏厚,贾立群找得满头是汗。10多分钟后,贾立群确定孩子的阑尾没有问题。

  为什么孩子总是腹痛呢?贾立群依照惯例,沿着孩子的腹部习惯性地横扫了三下。就是这看似简单的三下,孩子的病因找到了。

  B超显示,孩子肝下有一个同心圆包块。诊断结果:肠套叠。这种疾病,如果诊断及时就无需手术,但时间久了则会因肠壁血运障碍导致肠坏死,甚至可能危及生命。因为诊断及时,医生仅用空气灌肠复位的方法就成功解除了孩子的病痛。

  患儿需要,全天候随叫随到

  精湛的医术让贾立群成了儿科大夫的“眼睛”。可是,像他这样资深的专家,一家三口却一直“蜗居”在一处50平方米的职工宿舍里,与北京儿童医院只有一墙之隔。“怕住远了,碰上急诊我赶不回来。”贾立群承诺,只要在北京,患儿有需要,24小时随叫随到。

  因为住得近,以前夜里有急诊需要做B超,值班大夫就直接去贾立群家里敲门。1992年,医院破格给贾立群家装了一部内部分机。后来有了手机,贾立群就更忙了。理发理了一半,顶着“阴阳头”就急匆匆赶到医院出急诊;一天夜里被电话叫起来19次……

  “我这辈子总是在等你,等你回家吃饭,等你陪我逛逛超市……”贾立群的妻子贾京燕从不敢奢望像别的两口子一样,经常一起旅游度假、走亲访友。

  由于医生少患儿多,以前北京儿童医院的B超预约排队要差不多两个月,贾立群就带领着科室同事们早晚加班,增加小夜班,硬是把预约时间缩短到了两天。

  缝死口袋,拒绝红包心豁亮

  多年来,有些患儿家长为了表示感谢,总是想方设法给贾立群塞红包。“数不清多少回,家长放下红包就跑,老贾总得冲出去追。” 贾立群的同事说。

  有一次为了退还红包,贾立群和家长推来挡去,两个衣兜都撕破耷拉下来,他索性直接把兜口给缝死了。再有患者塞红包,贾立群就会笑着说:“兜缝着呢,有钱留给孩子看病吧。”

  “不是我认死理儿。”贾立群说,“共产党员必须要守住底线。穿着缝死兜的白大褂上班,我心里豁亮!”

  贾立群一直坚持培养思想政治合格、业务能力过硬的团队,把技术、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大家。如今,贾立群培养的团队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患者除了预约“贾立群B超”,还争相预约“王晓曼B超”“王佳梅B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