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主席航线"牵出的政商丑闻

发布日期:2016年11月17日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有人说,这桩丑闻足以终结美国共和党总统竞选参选人、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的白宫野心。

  9月8日,美国联合航空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杰夫·斯米赛克突然辞职。美联航的说法是,他涉嫌为讨好港务管理局前主席戴维·萨姆森,不惜亏本为其开设通往度假别墅的航线,眼下正接受美国联邦检察机构的腐败调查。

  这位萨姆森正是克里斯蒂的“铁杆盟友”,是克里斯蒂一手将他送上纽约州和新泽西州港务局主席的宝座。他在两年前轰动一时的“堵桥门”事件中落马,而那段往事恐怕是克里斯蒂政治生涯中最不愿被重提的一个伤疤。

  1.“主席航线”

  据接近联邦检察机构的消息人士透露,调查人员盯上了2011年9月13日在纽约诺维塔饭店举行的一次午餐会。会上,斯米赛克游说时任港务局主席萨姆森,希望改善从纽瓦克到曼哈顿的运输线路,并为新建一座机库争取资金。萨姆森则趁机对美联航决定不恢复从纽瓦克到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的直通航线明确表达了不满。

  这条航线于2009年中止。萨姆森在哥伦比亚附近的艾肯小镇拥有一栋价值39万美元的度假别墅。直飞航线的中止意味着他不得不从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的机场驱车147英里方能抵达他的别墅,而哥伦比亚距离别墅只有49英里。

  据一名与会者说,当时萨姆森用一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气询问,美联航能否重启这条航线。

  这事一直没有什么进展,直到近一年后,萨姆森两度威胁要阻挠美联航的扩建项目时,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这条直通航线每周只有一趟航班往返,周四从纽瓦克出发,周一返回,50个座位通常只有一半上座率,长期处于亏本经营状态。于是,局内人戏称,这是美联航专门为萨姆森打造的“主席航线”。

  很快,港务局为美联航大开绿灯,批了一块3英亩地皮给美联航建造新机库,又为其改造跑道提供高达1000万美元的补贴。萨姆森在董事会决议上投了赞成票。

  值得玩味的是,萨姆森2014年3月因“堵桥门”事件辞去港务局主席职务后仅4天,“主席航线”即被取消。

  2.“堵桥门”

  “主席航线”是两年前“堵桥门”丑闻后续调查带出的“泥点”,是多米诺效应中倒下的一张“骨牌”。

  2013年9月初的一个周一早晨,连接纽约和利堡市的乔治·华盛顿桥上,三条通道中有两条突遭封闭,导致这座“全世界最繁忙的桥梁之一”成为一座大停车场。无论警方还是利堡市官员都倍感诧异,因为事先未得到任何通知。连港务局的某些高层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是谁下令关闭了当地人的“生命线”。

  接下来的几天里,前往纽约的通勤者不得不提前4个小时出门,甚至发生了一名91岁的利堡市老人因为道路拥堵不幸死在急救车里的惨剧。直至第五天,被封道路才重新开启。

  对于这场莫名其妙的“大堵塞”,港务局抛出的解释是:他们针对乔治·华盛顿桥进行了一次为期一周的交通安全模式调研。而多名港务局官员后来证实,所谓调研,纯属虚构。

  坊间盛传,“大堵塞”背后的真正原因是正在谋求连任的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团队对“不识抬举”的利堡市长、民主党人马克·索科利希实施政治报复。他在8月拒绝为克里斯蒂连任备书,支持其对手、民主党议员芭芭拉·波诺。对此,克里斯蒂团队斥为“无稽之谈”。

  民主党议员要求彻查此事,各种猜测扑朔迷离。直至年底,《纽约时报》公开了克里斯蒂团队和港务局官员的几十封电子邮件往来,从中大约能看出些眉目。

  8月13日,克里斯蒂办公室副主任布里奇特·凯利在给港务局官员戴维·瓦尔德斯坦的电子邮件中写道:“是时候给利堡市制造点交通麻烦了。”瓦尔德斯坦回复:“明白。”

  邮件的公布将凯利和瓦尔德斯坦推上风口浪尖。凯利是克里斯蒂的心腹,为老板两肋插刀可以理解;瓦尔德斯坦何许人也,为何也乖乖服从来自克里斯蒂团队的指令?

  原来,他是克里斯蒂的高中同学,2010年获克里斯蒂任命,担任港务局新设立的“州际资金项目主管”。在同事们眼中,他对竞选事宜显然比交通事务更有经验。一名同事对记者说,他来到港务局后,几乎成了整个局里的“观察员”,他关注的所有事务均与克里斯蒂的日程密切相关。联系到他在“堵桥门”中的所作所为,他扮演的角色颇有些像克里斯蒂安插在港务局里的“清道夫”。

  真相浮出水面后,接下来的戏码就没什么悬念了。2014年1月9日,克里斯蒂召开记者招待会。他先是义正词严地宣布解雇凯利,然后一脸无辜地表示,自己对“堵桥门”的幕后阴谋一无所知,从头到尾都是那些“混账助手”在秘密策划、运作,直至一天前读到被曝光的邮件,他才“恍然大悟被蒙骗了”。对于手下的卑劣行径,他感到“痛心”,并愿意为管教不力“承担全部责任”。一副很有担当的样子。

  有意思的是,记者会召开前两小时,美国掴客网登出一篇文章,根据“游戏规则”假想了克里斯蒂即将在记者会上的各种“表演”。结果,全中!

  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记者会上,克里斯蒂的唯一目标就是撇清干系。针对政治报复的“流言”,他很是不屑,称小小的利堡市长“从未进入过我的视野”。至于高中同学瓦尔德斯坦,他表示和此人不熟,根本谈不上什么“好伙伴”。

  可是,撇得清吗?更多质疑扑面而来:如果没有老板的默许,凯利之流凭什么冒着丢工作、吃官司的危险,对一个说起来没有利害关系的政治小人物实施报复?当满大街充斥着“政治报复”的传闻时,这位昔日有着丰富调查经验的联邦检察官,为何对备受质疑的身边人不闻不问?如果真的是被助手蒙了眼,请问其判断力何在?其团队中究竟还有多少这样“猪一样的队友”?

  于是有人评论说,克里斯蒂要么在撒谎,要么是个十足的傻瓜。

  3.还会带出什么泥?

  “堵桥门”丑闻中倒下了一批官员:凯利被炒了鱿鱼;瓦尔德斯坦于2013年底从港务局辞职;克里斯蒂竞选团队负责人比尔·施特平因与瓦尔德斯坦联手制造了“大堵塞”事件,也被迫辞职。比尔·施特平因本来很有希望成为新泽西州共和党主席。这三人均已被联邦检察机构起诉。

  辞职的还有克里斯蒂的老朋友萨姆森。身为港务局主席,自己的地盘上闹出这么大一丑闻,他自然难脱干系。事后,联邦检查机构加强了对他的调查,谁知竟带出了“主席航线”这么一大坨泥!

  如果说“堵桥门”还只是地区性事件,影响范围有限,那么“主席航线”牵扯到全球最大的航空公司,势必引起更大关注。

  “真没想到有人会这么愚蠢。”纽约罗切斯特大学西蒙商学院政治学教授戴维·普里莫说,“如此明目张胆的利益交换极为罕见,被查处的可能性很大,因为你没法隐藏一条航线。”

  目前,新泽西地区联邦检察官已向萨姆森和美联航发出法院传票。芝加哥知名律师杰弗里·斯坦贝克说,联邦政府一般不会轻易提起诉讼,除非认定这是一桩“大案”,有证据显示公司最高层涉及腐败。这样的案件通常会对其他企业起到警示作用,令其“在做坏事前三思”。

  眼下,共和党内的总统竞选人之争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在十多名竞选人中,克里斯蒂实在是个不起眼的角色。

  现在,机会来了。新丑闻叠加旧丑闻,克里斯蒂少不得要在各大媒体前做各种澄清和表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教授朱利安·泽利泽说,克里斯蒂面临尴尬境遇,要么继续默默无闻,要么靠丑闻上位,“哪个选择都不好”。

  或许,克里斯蒂根本就没得选择。大概是被媒体逼问得太猛了,这位一向淡定的政坛老手开始口不择言,先是大骂新泽西的报纸是“抹布”,后来又在全国广播公司“面对媒体”节目中呼吁民众“别再看报纸了”。

  他一再强调,“堵桥门”这事已经翻篇了。可是,那只能是一厢情愿罢了。今年秋,凯利和施特平将受到审判,罪名包括共谋、欺诈;明年1月,已经认罪的瓦尔德斯坦将面临判决;而“死党”萨姆森,据说有丰富证据显示,在任职港务局主席期间,“很有心利用职务之便,为其担任董事的律师事务所及个人谋取利益”。谁知道,他们又会带出什么新“泥点”呢?

  更有媒体披露,克里斯蒂本人并不干净。在瓦尔德斯坦辞职前后,他突然违反有关规定,改用私人电子邮箱处理公务;在“堵桥门”调查初期举行的听证会期间,他多次在几个关键节点删除与助手的短信记录,行为十分蹊跷。(唐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