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  NewsGD.com  |  RSS订阅   |  无障碍浏览
您现在的位置:外事网>> 外事专题>> 外眼探粤>> 专题新闻
历史未来动脉相续 互联互通缘分再结
2014年04月14日 来源: 广东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建设海上丝绸之路,广东作为重要起点与沿线国家互补共进

历史未来动脉相续 互联互通缘分再结

 


 
 
 
 
 

 

    去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访问印尼时首次提出与东盟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南方日报与省外办、广东电视台在连续10天的外事新闻调研中,先后走访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斯里兰卡。

    调研中,我们强烈感受到深层次互联互通的重要性。如果说,回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走过的历史长河,“相互学习、相互借鉴”是这条横贯大洋、连接欧亚的大动脉之所以能在风云变幻的世界中跳跃几千年的价值所在;那么,审视当下、放眼未来,更进一步的互联互通将推动这条大动脉找到新的生命。

    作为中国改革先行地的广东,如何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中做出重要贡献?通过实地走访,我们可以发现,广东是中国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这是广东的历史优势。广东制造业发达、港口建设能力强、渔业技术先进,与调研对象国的产业发展形成互补,这让我们看到合作的现实需要。共建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正在成为未来的重大机遇。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广东与调研对象国都有着“切水不断”的渊源。

    历史优势

    古代丝路  重要起点

    马来西亚有句古话叫“切水不断”。这个词套用在广东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各国恰如其分。应该说,是历史和地缘赋予了广东与沿线各国切不断的纽带。

    在广东外事新闻调研组行走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三国期间,最大的感受是“亲切”。我们被各国博物馆里琳琅满目的中国藏品所震撼,在马六甲海峡徐徐海风中想象郑和率领中国古船浩浩荡荡而来的情景,以及听到马来西亚、印尼街头时不时传来纯正的白话和潮汕话……而这些感悟,源自于几千年滔滔不绝的联系与传承。

    历史上,广东与海上丝绸之路的渊源由来已久。广州番禺和湛江徐闻,分别是不同历史时期中国通往南海诸国的重要始发港。

    秦汉时期,番禺是南越国的国都和岭南中心城市,是南海北岸著名的都会和舶来品集散中心,是能够成批制造内河与沿海航行船只的造船基地。而后番禺城烧毁,南越国灭亡,徐闻兴起,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外贸始发港。到魏晋、隋唐、北宋时期,史料记载:“唯广州最盛”。再到明清海禁时期,广州成为唯一合法的对外口岸。由此看来,广东自秦汉、唐宋至明清,一直是中外贸易的中心地带,是中国古代面向南海开展海外贸易和中外文化交流的前沿和窗口。

    广东籍华人最早迁徙南洋始于唐宋,他们辛勤拓荒,部分人从一无所有到丰衣足食,最终促成一个城市的繁荣发展。至今,人们依然能从当地保留的中国古城找寻到历史的痕迹。今天的广东籍华人,他们有的活跃于当地商界,有的积极参与到政界,在为当地社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同时,也推动中国与沿线国家更深层次的交流沟通。

    现实需求

    产业发展互补互通

    我们的需要天然互补。现实需求,为广东与沿线国家加强互联互通、构建新时期海上丝绸之路创造了机遇。

    中国外交部曾详细阐释“海上丝绸之路”内涵,即发掘古丝绸之路特有的“相互学习,相互借鉴”的价值和理念,并为其注入新的时代内涵,以实现地区各国的共同发展、共同繁荣。

    “学习和借鉴的缘由是什么?是因为我们的条件天然互补。‘相互学习、相互借鉴’这八个字放在当下,可以进一步引申为优势互补、互通有无。”印尼外交部货币和发展司副司长古达迪·萨松科认为,广东与印尼资源和产业发展互补性强,印尼煤炭、天然气、棕榈油等资源丰富,是广东开展合作的理想对象。广东在基础设施建设、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方面优势明显,同时也有广阔的市场。这个条件加上两地对加强互联互通的共同需求,为广东与印尼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带来机遇。

    根据印尼经济事务协调部提供的数据,出口对印尼GDP的贡献仅占24%,相较于越南、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等东盟国家出口占GDP约六成的贡献率而言,远远被甩在后面。印尼有充分理由希望通过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搭起更加自由化和互联互通的共同市场,从而扩大印尼出口,改变出口不力的现状。

    在斯里兰卡,这个国家在战后实现平稳过渡,政治稳定,经济保持较快发展,投资环境佳,且战略地理位置重要,是海上航线的必经之路。而另一方面,工业基础薄弱、基础设施落后成为斯里兰卡实现飞跃式发展的“绊脚石”。与中国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被该国视为补齐“短板”、打造海上中心的强心剂。

    “别只看到工业基础薄弱的局限,其实它也可以为广东与当地加强合作创造机遇。”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吴江浩说,广东可考虑把具有优势的轻工业部分生产环节转移至此。

    再看整个东盟,据了解,目前,中国是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2013年,双方贸易额达到4436.1亿美元,相互累计投资超过1000亿美元。“过去十年中,中国与东盟贸易额整整翻了四倍。中国—东盟天然互补的贸易关系可见一斑。”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黄惠康说,这个依然在持续增长的数字告诉我们,东南亚自古以来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这个共同市场如今仍具有巨大的潜力和爆发力。

    “去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访问印尼时,针对东盟共提出四个新概念,一个是命运共同体,一个是海上丝绸之路,一个是升级版的自由贸易区,一个是中国—东盟的‘钻石十年’。”黄惠康解释说,“钻石十年”作为中国与东盟“黄金十年”的升级版,意味着中国与东盟站在了历史的新阶段,双方经贸关系的新局面已经开启。

    “其中颇为关键的两项内容是贸易自由化和双边物流发展。”黄惠康认为,这也说明了中国与东南亚乃至丝绸之路上的沿线国家加强互联互通,符合本地区和平发展大趋势和各国要求加强合作的强烈愿望。

    未来机遇

    以“通”为突破口  创造合作契机

    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通”之重要性可见一斑。在调研三个沿线国家期间,我们走访的相关部门、机构对“通”的需求格外迫切,均从不同层面表达了与广东进一步实现连通的愿望。

    建议更多粤企组团前往考察

    “我们非常希望广东很有优势的高科技企业到这里寻求机会,也希望广东能邀请斯里兰卡的企业组团去广东访问,双方政府可以安排潜在投资者、合作方召开研讨会。”斯里兰卡投资局局长雅克斯曼·扎亚维拉认为事先了解彼此非常重要。他甚至说,“如果认为商业论坛很花时间,也可以由政府有关部门小范围介绍具有合作可能的企业,进行一对一面对面交流。”

    “广东企业如果有兴趣,可以先组团过来考察。真正要进入市场,不可能一帆风顺,需要克服很多困难。”吴江浩提出建议。

    而在政府层面的政策沟通上,中国已经与部分国家建立长期的对话沟通机制。比如中国和印尼每年召开一次副总理级别对话。不仅如此,其他形式的双边会议也在持续进行。2012年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洛到访中国时,两国发表联合声明,成立海上合作委员会并启动海上合作基金。同年12月,双方即在京召开海上合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很快,今年两国将召开第二次会议。”古达迪·萨松科透露,这次会议将探讨有关航行安全、海上安全、海军合作、海洋科研环保、海上搜救、船舶建造、海上能力建设和渔业等具体项目合作。其中渔业合作将集中在技术培训方面。

    “我到过广东很多次,广东是个海洋大省,在渔业尤其是深海捕捞和淡水养殖方面都有着先进的技术和经验。但我们和广东的渔业合作并不多。”曾在印尼驻华大使馆工作过4年的古达迪·萨松科认为,广东应该发挥优势,抓住新一轮中印尼海上合作机遇,在中印尼友好合作中发挥更大价值。

    基建合作将加速联通当地与广东

    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和印尼首都雅加达,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地铁铺设,据了解,工程的建设有着不少来自中国的元素。

    走访过程中记者感受到,沿线国家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普通老百姓,他们对于改造基础设施,从而实现更好地“走出去”和让外国友人更多地“走进来”的渴望,都非常强烈。

    马来西亚前驻华大使、中马友好协会会长、拿督马吉德希望,广东企业参与到该国从吉隆坡至新加坡的高铁建设和北部基础设施建设中。斯里兰卡港务局有关官员表示,希望中国援建的科伦坡南港和汉班托塔港等催生的港口新城和配套产业可以吸引广东企业前来。印尼第三大城市棉兰则希望复制中国为斯里兰卡建造的科伦坡南港成功模式,争取广东企业投资建造位于马六甲海峡的瓜拉丹戎港,北苏门答腊省副省长东姑·尔利努拉利还直言“希望开通广州—棉兰直航”。

    “而广东参与到中国同沿线国家的互联互通建设中是很有优势的。”中国驻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这样评价。

    的确,广东湛江港是现在我国长江以南最大的天然深水良港,拥有中国华南沿海最深的航道。目前湛江港已经建成运营成品油、铁矿石和集装箱等大型专业化码头,去年港口吞吐量达到1.8亿吨。同时,中国南车集团在江门建造的核心园区是中国动车产品最大的出口基地。

    古达迪·萨松科还特别提到了“民心相通”:“中国和印尼在政治、安全、经贸等方面的合作已经开展得非常好,对于中国和印尼要在2015年实现800亿美元双边贸易额这一点,我一点也不表示担忧。相比之下,中国—印尼之间的人文交流还有更大的发展潜力值得去挖掘。”

    古达迪·萨松科说,去年中国出境总人数达7000万,到访印尼的有80万,已经不少了,但是占总数比重还比较低,“希望今年来自中国的游客可以超过100万。广东是中国输出游客的大省,我们希望有更多来自广东的游客。”

    与沿线国家打造优势互补产业链

    为实现促进沿线各国经济长远发展的共同利益,合作各方必须找准合作的着力点和突破口,深入探索新的合作模式,从而才能进一步挖掘合作潜力,创造新的增长动力。

    例如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和历史古城马六甲,我们发现,推进经济转型升级是广东与马来西亚共同的现实需求,也为未来的产业合作创造了机遇。

    “金融、旅游、生物技术、绿色产业,过去两年来,吉隆坡都在这些国家关键经济领域上积极同国外有实力的地区开展合作。”马来西亚吉隆坡市长阿末·费沙说。

    “我们正致力于从传统、单一的旅游项目转变成可为消费者提供休闲旅游、购物中心、健康养生的大型综合旅游体,从而改变马六甲经济业态,支持本地区经济实现质的飞跃。”马六甲州州长敦·莫哈末·卡利尔说。

    而放眼整个马来西亚,其力求在2020年实现人均收入1.5万美元的“宏愿”,和正努力避免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广东的发展目标相契合;马来西亚关于北部高铁、高科技硅谷建设的一系列发展计划,又与广东的发展计划相对接,两地完全可以相互提供发展机遇、互通有无,实现优势互补。在斯里兰卡,我们发觉,广东要与这个处于海上航线中心的岛国加强合作,突破口之一或许是实现深度产业合作。

    “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价值是什么?我想应该是通过这条航路,将东盟、南亚、中东、欧洲乃至非洲等各大经济板块的市场链串联起来,从而形成一个覆盖数十亿人口的共同市场,实现沿线各国利益的深度融合和共享共赢。”科伦坡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埃玛尔·扎亚瓦丹说,中国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沿线国家应形成产销相连、深度连接的完整产业链条,使沿线各方经济密切联系、相互依托。

    因而单就中斯关系来说,他认为,如何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促成中斯自贸区协定达成,是双方共建丝路的主要方向。“这对于斯里兰卡实现跨越式大发展自然是非常有利的,同样对于中国而言,以斯里兰卡为海上重要节点,将产品推向更远更广阔的市场的前景也很可观。”

    据了解,过去八年,中国是斯里兰卡最重要的合作伙伴,目前斯里兰卡规模最大的外资也是从中国来,但更多的集中于基础设施领域。

    “广东作为制造业大省,完全有优势与斯里兰卡加深产业合作,利用这里价格较低廉的地租、人力等,转移生产环节,进一步优化两地贸易合作,实现贸易升级。”吴江浩认为,虽然斯里兰卡因为缺电和水利设施不足,生产成本高,但随着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加强,上述情况会逐渐得到改善。

    总策划:张东明 傅朗 王更辉

    总统筹:李坚 段功伟

    策划执行:黄国平 徐林

    撰文: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赖竞超

    摄影:黄国平

    翻译:葛樱楠

 


作者:

分享到:     
 
上一篇:希望更多广东企业来斯里兰卡投资
下一篇:“基础设施齐全,广东企业来了就能用”
 
地方高层交往 更多>>
许瑞生出席比利时国王日招待酒会
张爱军副秘书长出席韩国国庆招…
阿罗约率菲律宾菲中了解协会代…
邓海光会见荷兰乌特勒支省副省…
李春生出席土耳其国庆招待会
陈云贤应邀出席斐济独立47周年…
视  频 更多>>
广东:举办庆祝国庆68周年招待会
马兴瑞会见柬埔寨副首相梅森安
广东:举办庆祝国庆68周年招待会
马兴瑞会见柬埔寨副首相梅森安
马兴瑞会见西门子公司客人
施克辉与柬埔寨副首相梅森安会谈
胡春华马兴瑞会见2017广东经济发…
版权所有:广东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地址:中国广州市沙面大街45号
电话:(8620) 81218888  传真:(8620)81218569  E-mail:webmaster@gdfao.gov.cn  邮政编码:510130
由广东南方新闻网负责制作维护 粤ICP备05054873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126号